2021 / 09 / 01

《信傳媒-林隆鑫律師》杜康DR下市》近萬名散戶踩雷被當「韭菜」 投保中心坦言:跨國訴訟難度大

杜康-DR已在8月31日終止上市,不過並未落實當年承諾若下市將依淨值無限購回股東持股,引發投資人罵聲連連。(攝影/趙世勳)

杜康-DR已經在8月31日下市,但由於該公司公然違反當初的上市承諾,不願買回股東手上的持股,已經創下台灣證券史上首例,引發爭議。儘管投保中心已從8月初辦理投資人求償登記,協助投資人進行國內集體訴訟,但若進一步有跨國訴訟的必要時,由於涉及中華民國、新加坡、中國大陸等3地,訴訟執行面臨諸多困難。

近萬名散戶踩中地雷股,杜康DR從掛牌價19.1元一去不回

在新加坡交易所掛牌上市的杜康控股,2011年來台發行台灣存託憑證(TDR),簡稱杜康-DR,當年頂著中國白酒領導品牌的光環風光來台上市,但掛牌上市後股價便從當日掛牌的19.1元最高價一路不回頭,直到今年8月30日最後交易日只剩下0.48元。

就連財經專家謝金河日前也自爆,自己曾經認購20萬股的杜康股票,卻沒想到上市後只亮出19.1元的開盤價,從此急跌而下才趕緊認賠殺出。

根據杜康-DR的年報顯示,截至今年4月13日為止,持股人數仍有9614人,其中,持有100張以下者就高達近9500人左右,光是持有1~10張的投資人則大約有7000人。換句話說,持有杜康-DR的投資人絕大多數都是屬於散戶居多。

杜康後期因為營運不善,賣掉杜康酒業改而收購中國興農科技,改為拓展奇異果種植業務,公司名稱也更名為「中國神山果園控股」,在不符合證交所繼續上市標準的情況下,今年7月下旬也被證交所處置終止上市。

今年4月還承諾收購,到了7月卻反悔不算數

由於杜康控股在當初上市時曾經承諾,本公司台灣存託憑證如果在台灣證交所中止上市時,獨立董事以外的董事將負連帶責任無限制收購在外流通的台灣存託憑證。甚至杜康公司也曾在今年4月1日發布重大訊息,說明若終止上市的話,杜康公司及獨立董事以外的董事負有連帶收購杜康DR的義務。

卻未料杜康7月底再度發布重訊,表明不會履行收購杜康DR的承諾,不少投資人因此憤而組成自救會,向立委、金管會、證交所陳情。

投資人會這麼生氣不是沒有道理,因為根據證交所規定,公司購回的價格可視當時淨值與市價,取高者作為收購價,以杜康-DR在下市前淨值約為4.99元,但相較於股價僅有0.48元,價差10倍以上。

從股價面來看,7月初杜康股價還有一波漲勢,短短半個月股價上漲137%,卻在杜康7月底發布重訊表明不會履行收購杜康DR的承諾後,引發股價慘吞21根跌停,不少散戶投資人慘被套牢。

一名律師直言,公司既然曾經承諾若下市將購回股東手上的持股,那麼不少投資人會因為杜康公司所做的承諾而選擇跟進進場,又或者是持有至下市,但直到最後公司才表明做不到購回股東手上的持股,恐怕已有操縱市場的嫌疑。

投保中心坦言走跨國訴訟,由於涉及3國執行難度大

投保中心已經在8月初公告受理8月31日仍持有杜康DR的投資人委任求償登記。據了解,截至目前,投保中心受理已將近1個月的時間,大約有1千件已受理登記,不過由於距離受理截止的9月24日還有一段時間,預估件數還會持續攀升。

恩典法律事務所律師林隆鑫說,投保中心代由投資人進行團體訴訟的方式大致有2種,1是先從台灣法院提告,若台灣法院的判決確定再尋求新加坡法院許可及強制執行,但究竟新加坡是否能承認台灣國內的判決仍舊是個案認定,因此最直接的方式是投保中心委請海外法律事務所進行跨國訴訟程序。

但林隆鑫也說,通常海外訴訟費用高額且又曠日廢時,即便最後國外訴訟程序中獲得求償,但扣除相關費用支出後,投資人最終實際拿到的金額恐怕也是不符合最初的期待。

對此,投保中心副總經理趙順生坦言,「先打國內訴訟,至於國外訴訟該怎麼進行,都要等國內訴訟的情況如何,再來考慮是否進行國外訴訟。」

他指出,杜康DR事件根據準據法法規在國內起訴沒有問題,但問題是,若在台灣贏得了訴訟判決,新加坡法院是否會承認?是否可能在新加坡也要再進一步訴訟?甚至杜康的根據地中國大陸是否能執行?這都是困難的問題。換句話說,此案由於涉及到3國法律,未來判決該如何執行又是困難重重。

散戶被當「韭菜」,郭國文:金管會責無旁貸

民進黨立委郭國文則認為,其實不只是杜康案,所有來台上市的外國公司,金管會都必須面對這些監理和究責問題。

郭國文指出,上市時證交所要求杜康簽署承諾書,若下市將無限收購在市面上流通的股票,但證交所對上市公司最嚴重的處分就是下市而已,且杜康的公司登記和資產都在國外,下市後金管會就管不到他了,如今杜康耍賴不認帳,金管會也坦承,除了協助投資人跨海訴訟外沒有其他辦法了。

郭國文說,這些來台上市的外國公司,最大的問題就是資訊揭露和事後究責,例如淘帝就數次因重訊發布不完全、未與第一上市市場同步等情事遭到裁罰,但屢犯屢罰、屢罰又屢犯,顯然就是罰不怕。

再來是究責的問題,跨國訴訟曠日廢時且訴訟費用高昂,投保中心協助投資人進行集體訴訟,即便最後判賠也必須扣掉相關費用,另外這些事主的資產都在海外,如果它們要事前脫產的話,台灣政府也是拿他們沒轍。

「顯見當年開放TDR時,馬政府沒有想得非常清楚,這部分我認為金管會責無旁貸,必須為投資人權益負責到底。」郭國文認為,金管會應該更有遠見,不能放任這些海外公司來台灣割韭菜後,事後才表示無法可施,那麼未來對於類似的情形恐怕也無法事先杜絕防範。(記者/葉佳華)

原始新聞連結:杜康DR下市》近萬名散戶踩雷被當「韭菜」 投保中心坦言:跨國訴訟難度大

其他平台露出:yahoo!新聞

媒體採訪連絡窗口:品牌行銷副理Cynthia 02-2322-3588*2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