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06 / 08
《台灣醒報-蘇家宏律師》愛情難與人共享 通姦除罪化要自保

醒報編輯部 2020/06/08 19:10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溫小平(資深作家)
蘇家宏(恩典法律事務所律師)
樊雪春(台師大心理諮商教授)
記錄整理:張庭維、陳是祈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要跟大家談最近非常熱門的話題,就是通姦除罪化,過去的婚姻保障多少有賴刑法的維護,而今後通姦只有民事的責任,將不會有刑事的定罪。除了通姦除罪化,最近從英國《福斯特醫生》、韓國《夫婦的世界》,再到台灣三立的八點檔《炮仔聲》等戲劇,都是在演出關於外遇小三的劇情,引發不少討論。

這是令人很感慨的,什麼時候外遇成為了大家習以為常的事情,婚姻到底能不能保障愛情跟幸福?而在婚姻的過程中,為什麼會有第三者神出鬼沒,不管是小三還是小王,總是在破壞夫妻之間的誓約?

先請蘇律師跟我們分析,關於通姦除罪化後,對婚姻制度所帶來的衝擊是什麼?

除罪化的影響

蘇家宏:現在新世代的崛起,對婚姻的概念已經有別於過去。舉例來講,一位先生有外遇,跟外面第三者發生親密的行為,另外一方面,他又回家偷了他太太的項鍊,太太發現後很生氣說,你怎麼可以外遇又偷我東西,一狀告上法院,結果法官判決出爐,說先生偷人沒有犯罪,但偷項鍊犯罪。這聽起來讓人覺得很衝擊。

我們以前所認知的婚姻最重要的框架消失了,婚姻的價值遭到解構。大法官的解釋以白話一點來講,婚姻是個人的私事,歸類於純民事的官司,也不再把它當作一個比較高的家庭價值來看,它已經是比所有權價值還要低的存在,其實我個人並不贊同這樣的解構。

就好比有人在路上掉了錢包,那請問你能不能占為己有?當然不行,侵占遺失物雖然罪很輕,但還是有相關罰則。可是當你的婚姻受傷了,法律卻沒有辦法給你相對的保護,比你東西掉了被侵占還沒事,現在的婚姻只是兩者簽契約的感覺而已。

為什麼有人會覺得對法律失去信心?我想還是有很多人覺得婚姻就該白首偕老,但我要說,新的世代已經崛起,現在不是「白首偕老,而是玩玩就好。」因為雙方是簽約關係,就像買東西退貨一樣,失去更高層次的保護性。那當然這是整個時代的趨勢,但這趨勢好不好?這就見仁見智。

婚前協議書

溫小平:我想請問,如果在婚前協議書上加註,雙方有人外遇就要賠錢還是什麼的?這是可行的嗎?

蘇家宏:可以,但還是民事賠錢的問題,不會坐牢,所以婚姻保障就只剩下賠錢。外遇的道德觀已經逐漸降低,從法界上來看,很多人會說其他國家也都除罪化,台灣也要跟上,以美國為例,他們仍有19個州維持通姦是有罪的,那為什麼沒有人願意提及?

對婚姻的衝擊,大家會認為玩玩就好,不一定要永遠生活在一起,且外遇的比率可能會因此提高,就像如果當小偷抓到不用坐牢,你覺得小偷會不會變多?這是絕對會的,也是給各位一個警惕。

問:社會的變遷、婚姻價值的解構,跟過去結婚的神聖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請問雪春老師,您覺得我們該怎麼面對?

樊雪春:現在,要得到一個比較長久的婚姻、愛情關係,變得非常不容易。在早期,我教過的學生,交往的時間都是以年計算的,交往三年、五年,但是現在的時間確實是縮短,他們只交往一個月、三個月,速食的愛情就像剛才蘇律師說的,「沒有天長地久,只有玩玩就好。」

這是一個世代的價值觀變遷,就像是我們現在東西壞了不是去修,而是選擇換掉,換一個新的,有很多這樣子的概念,充斥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所以當愛情遇到瓶頸、遇到難題時,我們不會去溝通修復,而是選擇分手、下一個會更好,那要擁有長久的關係就變得很困難。

這樣子價值觀也導致現在劈腿的問題愈趨嚴重,現在的情侶兩對有一對是因為劈腿而分開,比例相當高。在二十年前,我做諮商的時候,劈腿的情形沒有那麼嚴重,劈腿的比例大概五分之一,現在變成二分之一。所以關於外遇的影集一定會愈來愈熱烈,因為大家都很能感同身受。

愛情有排他性

問:再請教雪春老師,您是心理學的專家,人能不能在遇到被劈腿的時候,可以不要太認真或太沮喪,就以平常心來面對,人性、人的心理有沒有可能達到這樣的包容?

樊雪春:其實以心理層面來看,人在愛情中是有排他性的,這也是天性。現在有所謂開放性的關係,但是這種開放性的關係到最後都會破裂。比較跟競爭是天性。

我做諮商工作剛好到今年30年,一對一的關係是最穩的。不是說鼓勵從一而終,但是我們鼓勵同一個時間,你只有一段關係。如果說你真的跟這個人不好,結束後再找下一段,可是現在的狀況常常是同時兩段、三段在進行。

問:小平老師寫過很多愛情小說,也聽過很多愛情故事,您對於現在婚姻的忠誠度,劈腿事件頻繁,甚至法律上也在推波助瀾,您怎麼看?

人性的脆弱

溫小平:我在看大法官釋憲時,他有個論點是,現在時代已經變這樣子了,所以為什麼還要再抱持著過去舊有的制度,去懲罰某些人?他們覺得這種事情可以自我約束,可是我覺得要看人性啊!這些法官自己對兩性的看法不知道是如何?

如果大家認為結婚就是為了一對一的關係,可是結果呢?結婚以後還是可以發展各種多樣多角關係,那大家何必進入婚姻當中?可是對一般人來講,他之所以進入婚姻關係,希望是一對一的關係,因為我覺得人跟人的結合是身心靈三方的結合。

我看過類似的報導,雖然妻子原諒丈夫外遇,但是身體永遠無法接受,因為他嫌髒了。你很難去解讀一個親密關係,到底是到哪一種層次。如果在婚前我們可以有一個渣男渣女檢測計,該有多好?

問題是有的時候,檢測當下很正常,怎麼知道結婚後會不會變?人性難以預測,但是沒有到那個狀況,誰知道?我怎麼知道到80歲時候,那個讓人心動的男人就出現了,話不能講太滿或太早。

問:剛剛雪春老師提到,人們渴望一對一排他性的關係。可從另外角度來看,特別是男生,就是他會渴望很多女性,會特別在功成名就的時候,不會滿足於現在的關係,這也是人性。人性這麼矛盾。該怎麼辦呢?

不同時代的藉口

溫小平:我覺得時代不同。以前的男人會說,妻子是放在家裡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見不得世面,所以他外面找了一個女人,可以去應酬。現在不一樣了,在《夫妻的世界》裡面,先生的藉口就是妻子太大女人主義,又是一個醫院的副院長,又有成就又漂亮,不像過去的糟糠妻,所以他感到有壓力,要去找個比較沒壓力的小三。

所以在不同時代之下,男人之所以變心或外遇,其實有不同理由,但基本上都是人性的問題。我最近才看一篇文章,是馬克.祖克柏寫的,人家問他,那麼有錢,為什麼會想娶不漂亮的華裔太太?

他就有提到自己的婚姻觀。如果你自己很清楚知道,一但選擇結婚這條路,不管怎麼樣狀況之下就是從一而終,除非真的發生什麼狀況,像剛剛樊老師講的,結束這段關係再開始另外一段關係,不然我真的覺得,婚姻忠誠不忠誠那是最傷人的。

蘇家宏:其實子女管教差異、意見不合,這都可以解決,很少會來到我們這邊來求助,或者有粗魯的言行,頂多申請保護令,也就結束了。可是如果是背叛、第三者的問題,這些保護令啊或其他小孩的問題,就都是藉口。

這到底是現象還是原因?如果原因只是小孩子讀書的關係,那當然沒問題;可是,如果真正原因是第三者,那反正都是藉口。

我看過非常非常多的藉口,但當我問他們為什麼會這樣,通常都會回答,他們認為自己的另一半有外遇的嫌疑,那舉證又很困難,有的人也很會演。

我曾接觸過個案,妻子認為哪裡怪怪的但說不上來,因為對方保護太好了,有錢可以在很多地方買房子,也找不到。

問:請問雪春老師,剛提到說人性渴望一對一,但也渴望多一點人來愛我,您怎麼看這個狀況?

轉化關係的重要性

樊雪春:在心理學上,我會放寬精神外遇這一塊。身體忠於一個人,可是在想像裡,你會覺得這個人很不錯,那個人不錯,但是你要守住那個肉體。

守住肉體後,你可以把愛情的感覺轉換成友情。事實上,要這樣子就符合兩個條件了。第一,在關係裡是單一的;第二,雖然和另一個人心靈契合,但只要沒有肉體關係,法律上通姦是沒有成立的,你可以跟他保有友誼。

我自己每天都在諮商室,面對這些第三者、第四者的問題。我會鼓勵他們說,可以轉化那個感情。如果不行,斷然的離開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覺得關係的轉化很重要,人性無法避免喜歡某個人,但是喜歡之後做什麼,這個就是我們的抉擇。

溫小平:我聽過有人講,可以跟不同人發生關係但是只愛你一個,但這種話能信嗎?

樊春雪:這種話基本上就是自我欺騙罷了。男性比較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會覺得他的性跟心是分開的。在性之後,其實有些東西已經改變了,但是他不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有性之後,對方就可以對你予取予求。

在諮商室,有很多的男人也都說,他們以前覺得性可以分開來講,但其實不是這樣。從臨床上的案例去看,都和我們想像的不太一樣。

問:對於在婚姻中,另一半陷入外遇的漩渦中,該如何解決呢?劈腿其實不快樂,是很痛苦的。因為要應付多重人際關係,還要說謊,其實苦多樂少。

照顧好自己最重要

溫小平:對!就像《夫妻的世界》的最後,渣男老公如果回頭了,你要不要他呢?這是一個決定,可是先決條件就是要過好自己的生活。有的人在面對另一半外遇時,反而開始省視自己。一但結束了,未來要怎麼過?我覺得愛自己,讓自己過得好,是非常重要的。

樊雪春:太太的自我照顧非常重要。一段關係在這樣的狀況下,你沒有辦法得到比較正面的回應時,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夢想想實現?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蘇家宏:從法律上看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是處罰,價值多少、要賠多少錢,先講清楚。第二個,未來的事情,如果決定和解,那要怎麼預防再發生?怎麼把未來過更好,比起之前的痛苦更重要。

主持人:無論如何,要把自己顧好,人性是不可靠的,婚前要張大眼睛才行,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獨立謀生能力,才不會成為弱者。

新聞連結:

https://www.anntw.com/articles/20200608-nJ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