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07 / 15
《非凡新聞-施宥宏律師》百年大同恐變天? 市場派再戰臨時股東會

大同公司股東會爭議持續,現在市場派力拼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但學者也建議,市場派可向法院提出定暫時狀態處分,禁止現任董監事繼續行使職權,並選任臨時管理人,由第三人來召集股東會,才能確保過程公平、公正。只是未來能否防止其他企業,面臨經營權之爭時「有樣學樣」,學者直言,或許重新盤點、補強相關法令漏洞,才是長遠之計。

 

經濟部商業司司長 李鎂(07.09):「我們的處分理由,是不准變更登記。」

金管會主委 黃天牧(07.09):「(大同公司)已涉犯違反,證交法第171條第一項,第三款的特別背信罪嫌。」

欣同及新大同負責人 林宏信(07.09):「准於用3%股東的身分,申請經濟部,准於召開股東臨時會。」

大同經營權之爭進入延長賽,主管機關這次強勢表態,多管齊下重手處置,也讓市場派走上重啟改選之路,就是要讓股東臨時會能順利召開,但外界憂心,儘管面臨變天處境,林郭文艷會這麼輕易就交出經營權嗎? 

台大法律系教授曾宛如認為:「因為經濟部自己已經做了一個判斷了,它認為這次股東會,並沒有達到法定出席的開會門檻,也就是不達定足數,因此我相信經濟部,應該會同意少數股東,召開股東臨時會,現在的解方就是,怎麼樣使用173條第一項,就看經濟部如何解釋未及改選這四個字。」

召開股東臨時會勢必是必經之路,市場派目前有兩個方向可依循:分別是一,依照公司法第173之1項,尋求合作拿回議程主導權;第二向法院提出定暫時狀態處分,禁止現任董監事繼續行使職權,同時選任臨時管理人,由公正第三人召集股東會,才能夠確保過程公平、公正。

台大法律系教授曾宛如表示:「應該是說(公司法173條),第一項或是第四項,都會由市場派來主導,但是很多人會說,在這種情況底下,是不是有個更公正、客觀的第三人來做更好,所以大家會想說,要不要讓投資人保護中心,跟市場上其他小股東,一起召開這次的股東臨時會。」

只是就怕公司派這邊也同意召開,自己又扮演主席角色,這樣相同劇本很可能再次重演,學者強烈建議,臨股會必須交由,同樣也是大同股東的投保中心來負責,經濟部也無權引用公司法第195條,認定大同股東會無效,要求公司重開,因為最終判斷權還是在法院。

台大法律系教授曾宛如分析:「經濟部可不可以自為判斷,那如果(股東會)是得撤銷或者是無效,理論上來講,當然是法院來判斷才是正確的,因為沒有人可以代替司法機關,來認事用法,可是因為法院判斷的結果,我們都知道判斷完了,不但是這屆任期已經屆滿了,可能下一屆任期也屆滿了,所以換言之,對於真正的衝突,是沒有解決實益的。」

或許是大同案讓主管機關,面臨社會輿論壓力,除了經濟部對公司法沒有理解正確,另外包括投保中心,針對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提起裁判解任訴訟,同時也請主管機關,將兩名公司派委任律師移交懲戒,但這個做法,反而引發律師界一片譁然。

律師 施宥宏提到:「投保中心向律師提出這些懲戒的要求,我覺得就是在嚇阻吧,其實要說真的違反了律師倫理規範,我覺得是有點難度的,因為律師倫理規範它有規定到,其實規定也蠻空泛的,它不會說限制你做什麼行為,這些都是自己律師,心中要有一把尺去做衡量。」

兩派相爭律師成為"祭品",憂心會造成寒蟬效應,畢竟大同公司治理亂象已非一朝一日,看出這次主管機關,想順應民意潮流,但也曝露出台灣當初修法沒有好好修的困境。

台大法律系教授曾宛如:「我們這次認為應該是時候,把譬如說股東會從它一開始召集,到它最後結束,這一整個上下游的產業鏈好了,應該有更細緻的法律規範,我們應該修公司法,讓股東會的整個流程,更加的完善,而且也應該讓董事的責任更加的明確而且清楚。」

就怕未來其他企業,面臨經營權之爭時「有樣學樣」,法律規範能否更完善,司法審判過程能否更快速,讓修法雖然看似遙遠又漫長,但有了大同的前車之鑑,似乎也是重新盤、點補強,相關法令漏洞的最好時刻。(記者柯幸宜、詹明樺/台北採訪報導)

新聞來源 https://www.ustv.com.tw/UstvMedia/news/103/20200715A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