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 03 / 07
親子關係中的權利與義務

我們常碰到的生活法律相關問題,都和我們的「家」蠻有關係的,因為「家」是一個人出生最先受到保護的地方,「家」也同時帶給我們溫暖和傷害,不管是在生理還是心理,相信這都會影響個人的成長,所以「家」很重要,我們因此也要好好保護我們的家人。 而在這個世代裡,我們更要體認家的不容易。隨著社會生育率降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維持人際間的關係包含家族關係呢?此外,現在社會中「家的關係」與「家族觀念」變得比較淡,人往往要到發生危險或是爭取權利的時候才會開始反思。 有時候我們看到很多社會新聞,都是一方突然被告知”我是你的兒子”或”我是你的女兒”,這都是會讓人措手不及的狀況。坦白說凡事有真有假,像是某位政界大佬剛過世沒多久,就有人說他是我的先生並懷有他的孩子,結果官司打輸了,也確定孩子不是他的。當然也有的案例是,某位商界的大佬過世之後,幾個孩子去請求確認親子關係,因為其他所謂的法定繼承人不承認他們的關係,這的確是一個常見的法律問題,而這個訴訟到底該不該打呢?一個家的構成,除了父母親還有兄弟姊妹,父母親所生的孩子這一輩,是傳統上的家庭關係,但孩子之中怎麼樣確認是親生的呢?很簡單,孩子的出生證明和他出生當時父母婚姻關係存在,就可判定他是這個家的當然成員。 如果像剛剛提到的,這個孩子不是在婚姻關係中出生的話呢?舉例來說,某一政界大佬在婚姻之外和其他人發生關係,生了一個孩子,但該大佬與那個孩子已經久未見面,孩子的成長過程也都由母親撫養。這個孩子因為不是在婚姻關係下所生的,當然在法律上來看是沒有法律上的位置,除非生父依法認領這個孩子,否則會產生名實不相符的狀況。 再讓我們假設一個例子,小明和小美結婚生下小華,此時出現一個二十歲的女孩- 小紅,因為媽媽去世,所以決定來認父親小明。原來在二十幾年前,小明曾經和小紅的媽媽交往,但因為某些因素分手,而小紅的媽媽分手後就到了美國,卻發現自己懷孕,當時沒辦法和小明直接聯絡,後來靠著書信的往來,小明知道了狀況,也定期給小紅的媽媽生活費。事後過了幾年,小明和小美結婚了,當時的年少不懂事,造成小明現在的家庭心中存在著陰影。 以下就來探討一下這個案例中的幾個問題: 1.小紅該如何確認親子關係呢? 在法律上有一個方法是”確認親子關係的訴訟”,確定小明與小紅的父女關係存在以後,小紅身分證上的父親欄位,從此就可以填上小明的名字。 2.小紅與小明確認親子關係後,有什麼「好處」呢? 一旦小紅與小明建立了親子關係,代表小紅有了父親,就衍生出”扶養權”的問題,因為家屬之間有互相扶養的責任與義務。另外在財產繼承上,小紅也有繼承權。 3.在這個親子關係中,需不需要小美的同意呢? 不需要。因為確認親子關係是由小明確認,我們以獨立的觀點來看,這是小明所生的孩子,所以和小美是無關的。簡單來說,丈夫在前段婚姻所生下的孩子當然還是丈夫的孩子,對小美來說,她跟小明之間是藉由婚姻產生的姻親關係,就算以後小紅口頭叫小美媽媽,小美實際上是阿姨,所以小明與小紅確認親子關係,是不需要經過小美同意的。 4.小明與小紅確認親子關係,有什麼「壞處」呢? 當在一起生活後,如果發現小明有負債?有暴力傾向?或遭受小美的欺壓呢?一定會有很多與以前生活不同的狀態產生。前陣子有個新聞,一名母親自兩個孩子小時候就拋棄他們離開了,老了以後卻來要求兩個孩子扶養她,兩個孩子覺得納悶,因為從出生後就沒有母親的下落,成長過程都是經由父親撫養長大,母親根本沒盡到做母親的義務,怎麼可以老了就回來向兩個孩子請求扶養費? 因此兩個孩子就去法院打官司,後來法官判這兩個孩子勝訴,因為母親未盡到扶養的義務,孩子有權利不用負擔母親所請求的扶養費用。 最後,剛剛所談到”家”的組成,其實沒有所謂的好處與壞處,只是權利與義務的不同,而權利與義務都是相對等的,也沒有什麼好選擇,因為親屬關係有它實際上的價值與意義。曾經在開庭時,有位法官說,當他們在審爭監護權的官司時,常聽到一方當事人說自己比較好,比較適合照顧小孩;對方也會說自己這方比較好甚至攻擊對方的不好。其實不管父母親誰薪水高、用的好、住的好;甚至誰的薪水不高、住的差、用的不好,這些都不是重點,並不是單一的從錢與身分地位就能來評斷並決定孩子該由誰扶養。 孩子出生後是註定要在父母親中間生活,我們不要去貶低每個人的人格,每個人都有他存在的價值,在法律允許的狀況下,法官只能做一個選擇,不能覺得誰好或不好,就跟誰住或不與誰見面,這是不可以的。因為父母都是基於天性所產生,不能去禁止,應該要適當的讓所有人圓滿的在一起。總之”家”是需要彼此互相提攜並付出關愛,且同時要盡當盡的責任與義務,這才是完整而美好的家。 本文由恩典法律事務所-秋郁瑄-整理

預約諮詢請點我